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道可道,非常道

 
 
 

日志

 
 
关于我

CAH(http://www.conceptarthouse.com/)美国概念艺术屋上海办事处 执行副总裁/艺术总监

网易考拉推荐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2009-10-22 01:2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网络文人何小河同学在CAH任职期间,被我强迫交出的一篇吹捧文字~~~虽然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在周游全国的路上,但是那一段共事的经历还是留给了我有很多可以回味的亮点~~~~小何同学的交给我的文章令我眼前一亮——这是一位非美术战线上的、却又很有文艺青年味道的家伙才能写的出来的、视角独特的枪文。至今以来也是我唯一会不断去温习的谈论CAH的文章。我想通过他的描述,你们也许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认识CAH这个公司,CAH这帮人~~~~闲话少叙,以下是原文抄录,对小河同学感兴趣的,可以去他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eb4990100eer3.html那里会有更多关于他的东西~~~

===================分割线===============

小枪(2009-07-12 19:46:51)
标签:杂谈 

 

原名就叫“小枪”,另外还有两篇“大枪”,是给目前公司写的介绍,写着写着就由着性子来了,进入cah大概一个月,发现视角又有了改观,不过也正常,毕竟这也只不过是一个公司而已,又不是公益事业。

 

唯一担心的是我会不会真的成了泡泡口中所言的“洋买办”。

 

顺带一提,我已经把绕中国边境小镇一圈的事儿提到议事日程中了,希望我不会死在路上。笑。

 

妈了花儿的,新浪不能上传图片了~

--------------------------

一篇不那么枪的枪稿。

   ---有关C.A.H(concept art house)的一些零散事儿

--------------------------

写在之前

 

这篇文章的角度在我看来有些奇怪。一方面,在我没有进到C.A.H之前,我曾无数次的从“其他人”的口中听到关于这个公司和这些人的事情,风格迥异,花样繁多。另一方面,在我加入C.A.H并稍微走近了之后,我与那些人们产生了交流,当你能从更近的位置去听到他们的想法时,他们的理想念头都会很清晰的呈现在你面前。那种情况很怪异,你莫名其妙的看到安插在这些人身上的曲线和轨迹,他们的起点,他们的经历,他们的蛰伏期和即将走往的方向,因为实在太过清晰了,这种状况下你总会以为与他们同行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因此热血上涌打算也一起噼噼啪啪的冲锋一下,之类的,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情绪。

 

因为方向不同所以得出的结果也不一致,但有一些词汇会经常出现在与C.A.H有关的话题中,比如“创作”、“艺术家”、“自由”或者某粗豪汉子带着东北腔的直白形容“那是一个真正画画儿的地方儿”。

 

地方儿,而不是公司,不得不承认,我深深的热爱这个词。

 

2009年6月8日,我接到指示,要写关于cah的推介文字,两篇,周末前上交。推介文字这种东西俗称“枪稿”,字面上理解,这是由“枪手”生产出的一种文体,于国人的概念中枪稿基本上等同于造假或者鼓吹,常见于游戏和动漫圈。事实上它们的变种充斥于网络、杂志、电视以及我们的生活。枪稿是广告的血脉姻亲,只是更加虚伪而已。写的人为了生计拼命写,看的人因为没的可看也只能打个折扣默默忍了,一来二去,竟形成了独特的风景一片儿。常见的枪稿形成环境是,某网络游戏公司要推广一部新的圈钱网络游戏,广告攻势之外游戏公司的人还要和某个游戏杂志编辑密议,找几个脸熟的作者从不同方向阐述这个游戏如何如何好,有装成业内人士的分析探讨型,有装成资深玩家的对比型,也有装成新手美女玩家的装可爱型,末了还要留下“我在x服叫xx,欢迎大家来和我一起玩哦~”之类的留言,让人惊叹的是这几种方向不同的文章有很大的概率是出自同一人的手笔,这很挑战人们的辨识能力。这种枪稿的结局是游戏公司圈到了钱,编辑拿到了回扣,作者拿到了稿费,也算三方获利,只是苦了后面的游戏公司——如果不更加的耸人听闻就没办法超越前人的效果。至于消费者,通常不在议事日程中,忽略。

 

这也是这篇文章的另一个奇怪的地方,首先它确实是一篇结结实实的枪稿,但在写它的途中,我突然发觉它也许可以“不那么枪”,主要是因为对于C.A.H来说,添油加醋实在是一件没什么必要的事情,事实上你只要把C.A.H的成绩摆出来做个陈列就可以了,那么换个角度说说这群人的琐事也许更有趣一些,枪与不枪,一万年后见。

 

因为过程对我来说充满乐趣,计算了一下投入产出比,值得尝试。反正至不济也可以贴在小blog上励志。

-------------------------

关于C.A.H

 

C.A.H的全称是concept art house,中文我们通常称他为概念艺术屋,无论是“屋子”、“房子”还是“驻扎”,都清晰的与传统的游戏或概念设计公司产生了分歧。事实上C.A.H在骨子里面有种奇怪的气质,它既不过分自我,也没有卑躬屈膝的对着迎面而来的客户,既不激烈,也不柔软,只是节奏平缓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但结果是,他确实【不同】了。在网络上查找C.A.H,结果多半是出自绘画或设计的专业论坛,到过C.A.H的人们会很多次的提到书架上的国外画集,提到奇怪的吊灯、房子和画室,提到风格和做事方法都不同的几个“头目”,更多的是提到暴雪卢卡斯索尼电子艺界这些让人虎躯一震的C.A.H合作伙伴,还有那群才华横溢的艺术家们。在中国创作者群体的口耳相传中,C.A.H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神级的存在,这很像副总裁周煊所言的“少林寺”一般,外面的人看进去,里面的人看出来,最终却只是让人觉得更加模糊。

 

于是让我们试着把真实的C.A.H呈现在你眼前,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结果还是没法预期的,不过多了真实感,起码够亲切。

 

最初的C.A.H成立于2006年,几个脾气相投的人,某天意识到他们的想法开始被束缚,于是便挣扎反抗了一下,集体离开了当时非常著名的概念设计公司无极黑,走上了一条新路。因为方向相近却有不同的行事风格,于是“彼此让彼此发光了。”C.A.H成立之初不过七八条枪,甚至电脑都是二手的,少年们从各自的家中拿出绘图板,聚在一起,开始绘制自己的未来。06、07的cah更像是一个工作室,借助james在美国的人脉开始了创业的过程,之后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待搬到位于虹口区的一座复式房子中时,cah的队伍已经扩充到20多人。很多人都曾经对这样的事情显得不解,按照cah所取得的成绩,显然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扩展,以常规的游戏公司路线为例,就是常规的融资上市套现(或跑人)等路线计算,那么下一步C.A.H的做法应该是迅速扩张到200多人,然后在找几个高端投资人共商一下大业啥的。但看起来cah似乎在非常谨慎的挑选同伴、合作者甚至投资人。依周煊的说法,虽然从外表看有许多和cah相似的类型,但cah走的的确是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因为没有参照物,所以自在,他们并不想那么迅速的抵达目的地,他们选择了一个方向并且享受过程,ABC中,他们最终选择了最干净但充满困难的那一条路。

 

某一段时间中,我们称呼这个为“牛人特质”,牛人们在艰苦中获得乐趣,牛人们有规划,牛人们不着急。

 

 

 

走进cah位于上海虹口区的二层复式工作间,迎面而来的是各种颜色浓烈的墙壁,反差强烈,桌子和艺术家们在黑灰的格子地毯上形成了某种有趣的秩序。门开的那一会儿,可能在某个角落投过来一些友善的眼神,但多半他们又会很快的转回自己的空间中。大家的工作台前都放置着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各自独立与其他人区别开,却也没有谁显得突兀。后来我们猜测,没准儿cah的风格就是很多个风格的共存,这很难说,但起码他们都没有对彼此产生什么不适。下午阳光好的时候,这两百多坪的复式屋子会被光线变得很通透,红的更红,蓝的更蓝,让你很想随便软倒在某个角落。这时某只被称为“阿呆”或者“阿瓜”的灰色猫会鬼魅般的出来逛逛,瞅你一眼再不屑的离开,于是场面就感人了。你可能又会再贪心的期望某个彩色门里蹦出来一个穿白裙子的美少女,但这毕竟不是言情剧,C.A.H的女生们多半都是有棱有角的,才华横溢咬牙切齿,比传统的美少女金贵多了。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放在一块儿看很似某个电影中的场景,天气晴朗窗户全开时看又不同。

 

另一个巧合是C.A.H的门对着楼梯,在中国的语法中,“楼梯”、“桥梁”、“路”都是一些有趣的双关语,它鼓励着人们冲锋陷阵。

 

说起来,C.A.H确实没有刻意的保持低调,但C.A.H为什么没有在中国获得更大的关注度?除了面对用户群的原因外,如果要我给出答案,我可能会说“懒”,另一说是“忙不过来”。

 

关于心宽体胖的周老师……

最初见到周煊大人,是在way画途杂志举办的一次艺术家聚会中,周大人面色凝重的从出租车上下来,旁边跟着cah的总管s姑娘和艺术总监ken,,仨人一起,黑社会气势就潮水般扑面而来,让人免不了要正色的面对。不过当他摘下墨镜并开口说话时,风格就缓了一缓,再后来当你听到他关于创作的演讲后,可能就会眼睛一红,跳过中间环节,迅速的同周老师推心置腹起来。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周大人言其从前曾经“清减”过,但依靠现状则很难判断真伪。

 

周煊善言谈且博学,且跳跃性思维,且最后还能绕回主题。通常一个小时的聊天中,话题会从变形金刚、中国动画跳跃到老庄、公猴子、血红素、中国三大教派、教育制度。最后的结论是万法皆通。你以为这是说到哪里算哪里,其实都是有着起承转合的。这些在周煊的演讲中也可以看出端倪,周煊的演讲多半与创作、游戏美术、概念设计和艺术家相关,但却没有具体主题,对于那些尚在“途中”的人,周煊总能以己度人的找到让他们感兴趣的话题,无论是回忆过去还是展望将来,因为有过经历的缘故,那种同舟共济感会迅速让人生出跟从的欲望。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为龙与地下城手册绘制的全黑白插图,其中很多类似版画的线条效果非常震撼。

 

知名漫画作者谢鹏很热衷于给人们带上各种强迫症的帽子,我那时就隐隐觉得周煊是有一种“交流强迫症”的,在coowoo的论坛中曾经有一次声势浩大的关于“concept art”的讨论,周煊在那个帖子中以“三名制-5”的名字洋洋数万言聊到关于概念艺术的前因后果,你能够感觉到他有多么想得到一个好的交谈人选,但那个帖子中,除了版主们象征性的回复了一些,多半人回复的都是等同于“周煊大人好棒哦”或者“我顶~!”这种内容。事后我们发现那个帖子中其实是有很多有趣的家伙的,只是对着这洋洋洒洒的几万字,多数人都手足无措。这个年代,有这么一个人。有空闲认真思考,热衷于尝试,并且成果还不错,这听起来总是有点儿值钱。如同陈升和萧言中让人羡慕的合拍一般,你总会期待有那么一个人能同周煊火花四溅的“聊一聊”,我会谨慎的推荐谢鹏或姚非拉这种类型的人,一圆一方一五角星,结果就很让人期待。

 

 

办公桌附近的美少女同事,曾用惊讶的口气形容周煊的作画过程——“涂涂抹抹的,像在玩一样”,得到的回答是“这本来就是玩儿”。联想到周煊也会用油泥做模型,会玩耍便宜的变形金刚,会亲手制作自己的工具包,盗墓笔记漫画版进行中时,也会想去制作一些诸如洛阳铲(用途不详)之类的工具,你总是会误以为这是一个兴趣点分散的人。倒是会餐时的某一句无意的话让人觉得靠谱并信以为真。周大爷一只鸡翅进口,抚了抚肚皮万分惬意的说“我是比较希望我没有死角啦,可能我的乐趣就在于此。”圆形是最顺溜的形状。(非特指人物外形),圆形无棱角不锐利不伤人,圆形用途很多。

 

——属于防御型的英雄。

 

此外,周煊曾无数次说他自己是愤青,信的人不多。周煊与谢鹏姚非拉程度相仿,对于这种人,我们多半会嬉皮笑脸的拍拍肩膀。“算了,咱别和神仙计较。”

 

 

关于目光锐利精力充沛的james zhang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体质刚健有美式足球队员的身材架构但睫毛巨长的cah大头目,一低眉一顺眼,那些顽强和桀骜的劲头就透露出来了。

 

因为周煊给了人不少惊喜的缘故,娃儿们都对预计六月归国的C.A.H大头目james zhang非常的感兴趣,不过其时,正赶上泛滥全球的H1N1病毒,预计空降北京的james zhang会被隔离一段日子。看起来很像大人物驾临前的气氛铺垫。

 

James zhang,张希,生于北京,长于上海,在8岁时同父母移居到美国,中文一般水平,仅日常沟通用语水准。1998年加入卢卡斯成为一名概念艺术家。参加开发了大量广受好评的游戏,其中包括星球大战-星际战士,Gladius,星球大战-共和国突击队。04年加入Factor 5,并成为PS3游戏“龙穴”的首席美术师。06年建立C.A.H。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为ps3游戏“龙穴”设计的龙类造型,虽然最后因为帧数等问题反响平平,但其美术设计却被全球业内人士广泛好评。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北京至上海然后直接空降美国,这种跳跃式的童年总是能给与当事人一些不同的方向和选项,但若干年后,我们能够看见的也只不过是“三国演义”、“西游记”和“G.I.Joe”、“野蠻人科南”的区别而已,看上去各有各好各有各坏,但本质上就根本没什么区别。这就像james的肤色和眼睛一样,当你看到张爸爸和张妈妈就会扑通一声明白,老爷子老太太抬头挺胸的劲头儿就像是在说,不论时间空间地点人物怎样变换,总是有些东西会一直传承下来,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

 

在最初的几天中,大头目的气势让我们噤若寒蝉。与周煊的宽容和引导着你自我批评的风格相对比,james的眼中似乎很难容得下错误和惫懒,此外james那些急于表达给别人的有趣的想法也是重要原因,这导致在james返沪前几天,我们只看到james的脸上出现过三种表情,一是瞥见错误和拖延时微皱的眉毛,二是语言不通到处找翻译时眼睛里面的迷惑,三是在努力用中文表达一件事情未果,用“you know?”来做转换也不成的情况下,脸上所流露出来的无奈。虽然态度严肃,但这三种表情融合在一起时,喜感就跑出来了。

 

 

当然这些是表象,典型的反例是james让我喜欢上了开会,在上海为数不多的几次会议中,james总是会拿出一些东西让你激动万分,第一次的会议james把公司成员的画儿都拿出来给对方展示了一下,少年们互相瞅了瞅,间中还发出“哦”“哇”之类的声音,一不小心,彼此间的距离就缩短了。几天后的第二次会议中,james把即将在中央美术学院做的演讲进行了一次彩排,接近一小时的时间中,他大概只说了他大概是什么样的人,从哪里来,途经哪里,现在在什么地方。you know,james的普通话不可能在几天中就有什么明显的进步,但当画儿和想法出现在屏幕中时,一切语言都变成衬托品了。假如每天都只听到cah如何如何威武,如何国际知名度漫天撒花儿,大约总是会有疲倦的时候,但当james告诉你他如何把星球大战中的一个小机器反复修正数十次时,你总会倒吸一口凉气,心悦诚服的认同“这个是不同的。”

 

截止此,当我们知道不久后james就会返回美国继续帮cah打前哨,估计很多人都开始生出了惜别之心。事儿就是这样,许多行为仅适合“某些人”,即使james目光犀利泰山压顶通常跳过过程直接问你要成果,但因为是james,事情就变得不一样,james的战绩和经历让人不得不心悦诚服的认同,并希望能够跟随着他的脚步一同前行。就在这时候,我们又开了一次会。

 

这是james返美前的最后一次群体会议,会的内容是james的一个故事架构,那个堪称伟大的故事架构看起来在james的脑袋中藏了有那么几十年的样子,所谓厚积薄发,大概就是说这样的情况。我们在不断的爬上新的台阶,途中回头,嘲笑和抛弃自己的过去,但某一些被当事人执着的“点”,却只会在时间的推进中不断地丰富渲染,丝毫不会磨损,最终它扩张到无法被压抑的情况下,于是水到渠成。不知道这样这样的会议对其他娃儿们会有什么意义,但,只说我,当我看到james闪闪发光的说着那故事中两个国度的异同,说着机械与生物的碰撞,说那座由桥改建而成的城市,搭配着那些激动人心的草图,脑袋里嗡的一声,心里只想着“我操!我要是能帮上忙就好了。”

 

 

虽然不知道下次再次见到这个人会是什么样的情形,但在当时,我确实觉得这人这事儿是“有点意思”的。

 

关于理论

 

还有一点很有意思,是两位头目分别的理论,因为是额外出来的内容,放哪儿都不合适,于是干脆单独开出一段儿。

 

周煊最有趣的理论是左右脚,最初出自那个数万字的大长篇帖子,是源自“技术和想法那个更重要?”的问题而来,如同左右脚的关系一般,技术和想法不但缺一不可,甚至连一长一短都不行,末了周煊用狡猾的口气反驳极端者“我们只是提醒他注意左腿,又没有教他不要右腿(苦笑)~~~”

 

james的理论则是耸人听闻的“杀掉孩子”,当然是指许多作艺术家认为自己的东西是完全不能改动的态度,形容一些作者抱着画稿时的样子时james用了怪腔怪调的“你是我的宝贝~”,哄堂大笑之后james坚定的挥一挥手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杀掉!”,于是结案。

 

只是想说,都是抬头挺胸义无反顾的风格。

 

关于CAH的合作方

 

某段时间,我负责为cah寻找优秀的国内作者来合作一些漫画的项目,在那段时间中,我大范围全方位的与相熟的作者交流,并且尝试告诉他们cah有多么优秀,口气大约如下:“我进了一家叫cah的公司,这公司如此这般的牛x,之前给魔兽世界ea迪斯尼龙与地下城eq都做过东西!”通常到这个阶段,见过世面的朋友会倒吸一口凉气说那还真是挺牛,更多的是直接就激动起来了。

 

最终,cah水准最直接的表现方式就是这些合作方。无论暴雪、EA、孩之宝、卢卡斯、迪斯尼、威世智、昱泉。每一个都是在他那个领域中领袖人物,在电影、游戏、卡牌游戏、漫画等行业中,这些名字间接的让cah的招牌也变得金碧辉煌起来。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一些熟悉的logo,在电影、游戏、玩具、卡牌、动漫等各领域都是代表世界顶级水准的企业,放在一起,有少许晕眩。

 

这些合作方多半只能让自己仰视,所以也没有什么指手画脚的资格,但有一个话题貌似藏着一些道理,这里顺便提及一下。在与国外的顶级公司合作中,cah无可避免的面对和接受在国际通用的“高版本”标准,这当然与国内无诚信不正规的草台班子标准产生了非常严重的碰撞,就像观众没有看到“美国偶像”前先看到了“超级女生”,那么多半会以为“超级女声”就是最棒的,但其实显然是被蒙蔽了。这样的标准的的确让cah获益匪浅,假如能够让更多人了解,优胜劣汰的情况下,国内的acg行业水准则肯定会有跳跃性的进展。不过换个角度说,即使你不打算接受这个标准它迟早也还是会跑到你的面前的,与其到时候措手不及,不如提早做准备。

 

不过其实我想说的也不是这个,我是想说,要不就接受最严苛最专业的标准来创作,要不就完全不服从任何标准,只有二选一才是正途,中间游荡的都是非常坑人的,它们让人们绕远路且看不见前方,速度远离才是正途。

 

 

关于周凯和三叔和盗墓

 

《盗墓笔记》的稿子在没有进cah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部分是成稿,一部分是草稿和设定,超级大牌艺术家周凯很迫不及待的问感觉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但那天我忘记了带眼镜,而且我属于那种即使感动到鼻涕横流也必须转个弯儿才能进行夸奖的人,(而且)还夸不好。

 

后来我知道《盗墓笔记》漫画版,是cah在2009年的主要项目之一。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说周凯是中国画画儿的人中最具有韧性的恐怕不合适,那么折中,这可能是我见过的人中最具有韧性的

 

到最后我们对盗墓笔记的受关注都丝毫没有任何意外,不犹豫的直接给予肯定的回答,这一点上,无论从急切暴躁的某人还是缓慢节奏的某人很意外的都达成了一致。与之前的项目不同,盗墓笔记的漫画并没有客户提出需求,而纯粹是由cah创作并制定出版规划的作品,很可能是cah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独立项目,但这个决定却似乎让cah将来的目标也一并清晰了,可能是始皇帝,可能是james那个庞大博杂的架构,也可能是周煊从一个小孩儿身上折腾出来的那个大故事,于是你就会突然很着急。

 

虽然具体的指向并不清晰,但在那个金字塔建造完成前,一切都只是“途中”,途中么,总是要一块砖一块砖的往上加的。

 

【转帖】小枪——何小河同学为CAH所写的一篇枪文 - 三名制-5 - 三名制-5的概念艺术世界

目前放出的部分盗墓漫画图片,英文版最终定名为“daomu”,虽然拼音的读法最初看起来有些不适,但仔细想想,其实是有很多意义的。

 

从盗墓笔记放出的部分图片和设定的严谨程度来看,这样一部漫画显然是谋划了很久的,在盗墓笔记小说在畅销小说榜上盘踞期间,周凯就曾经为盗墓小说绘制过人物设定,(随盗墓笔记小说第四册送出)而周凯同盗墓笔记原作者南派三叔的私交也最终促成这部畅销小说的漫画化。

 

于是这样的场面就轰轰烈烈的发生了,周凯伏在巨大的显示板上涂涂抹抹,同个办公桌的三十厘米外,南派三叔在笔记本上继续谋划着盗墓笔记接下来的情节,然后,随时,这两个人都能为一句台词或一个分镜而争的面红耳赤,好笑的是他们又都会针对对方的观点做出妥协,这容易让旁人没有立场,但当事人似乎乐在其中,好在最终结果感人,盗墓笔记漫画版中的很多有趣的情节都是在这样的碰撞中产生的。

 

这种血泪斑斑的合作方式,显然区别于剧本与漫画草率分割的合作方式,通过有效(且持续)的交流,在剧本作者和漫画作者之前达成了共识,当大家所要达成的目标相同时,即使从不同的角度抵达,都不会对结果有什么影响,尽可以去期待。

 

“我们来画一部漫画吧!”

“好!什么漫画?”

“我们来画一部很棒的漫画!”

“……”

这种对白很容易让人想要“翻桌”,当然最后的合作也不会有好效果。

 

不过目前看来,周凯同南派三叔对打一般的合作方式也有它的弊端。经典范例是在三叔因为交不出《盗墓笔记5》的稿子时,曾经被出版方编辑禁闭在北京某宾馆的房间中,两人被人为的被分隔在京沪两地,那段时间中,周凯没得对手,时常在办公室中发出喟叹以及像铁笼中的困兽一般的走来走去。

 

见者伤心,闻者流泪。

 

 

关于可能性

 

关于可能性,cah的很多行为目前都带着很多的实验性,所以你总会对存在于cah身上的可能性给予非常多的期待,这种可能性让人激动到浑身发抖,偶尔也会如履薄冰,但无论如何,有总比没有好。

 

关于创作

 

之前提及的多是C.A.H有趣的地方,有一点,我还是有一点质疑,这出自于我们一贯以来的执着,因为质疑的程度并不严重,所以我们可以用探讨的口气来交流。

 

这个质疑是“cah目前的模式是不是真的创作?”

 

说到底C.A.H目前的模式仍是“接活儿”的状态,区别在于,就如同开篇中提及的枪稿性质一般。依着“创作的出发点必须是有东西想要表达”(创作欲)这条线来看,大活儿和小活儿,大枪稿和小枪稿,都只是个等比例缩放的问题,唯一的不确定因素在于途中的分支情节,以这篇枪稿为例,先有了写作任务,但途中发觉我们确实有东西想要表达,那么在取巧的情况下,这篇枪稿看起来就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同样的事情也可以顺延到cah的身上,虽然cah目前的创作状态未必就比普通的“小活儿”更接近创作的本源状态,但sony,暴雪,EA等高端合作方的标准,使得“结果”的效果很好,而且在这种合作的途中,我们的创作者和艺术家从中受益,这又使“接活儿”的概念不那么纯粹。

 

什么是创作?这个问题其实可大可小,实际上这种疑问一定存在了几百上千年,这甚至让我们的准则也变得薄弱和不确定,类似此种无数人求无数人不得的问题,我们也没有自信能够获得答案,但有一点目前看来可以确信,即cah目前所做的,即便不是答案,也至少应该是正确的解决方法之一。

 

也许这样走着走着就离答案更近了?让我们,再想想。是为结束语。

 

 

 

  评论这张
 
阅读(2234)|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